【 教育惩戒既要有标准也要有温度 】

日前,教育部制订公布了《中小学教育惩戒规矩(试行)》(以下简称《规矩》),并将于2021年3月1日起实施。《规矩》指出,在确有必要的情形下,学校、教师可以在学生存在不遵从、扰乱秩序、行动失范、具有危险性、侵略权益等情况时实施教育惩戒。依据水平轻重,《规矩》将教育惩戒分为一般教育惩戒、较重教育惩戒和严重教育惩戒三类。

长期以来,教育惩戒是社会关注、群众关切的热门问题,赋予学校和教师教育惩戒权,并明确教育惩戒的边界等,是舆论呼吁了多年的声音。继广东率先立法明确赋予教师教育惩戒权之后,此番,教育部第一次以部门规章的情势,对教育惩戒做出体系规定,包含教育惩戒的属性、实用范畴以及实施的规矩、程序、办法、要求等,把教育惩戒纳入法治轨道,回应了社会关切。有了这样一份周详的“教育惩戒操作指南”,学校和教师就有规可依,应当能在必定水平上缓解老师“不敢管、不愿管、不会管”的现象。

不过,学校和教师有了教育惩戒权后,不能呈现“只有惩戒没有教育”、或是“重惩戒轻教育”的现象。《规矩》首次对“教育惩戒”的概念进行了定义:教育惩戒是“学校、教师基于教育目标,对违规违纪学生进行管理、训导或者以规定方法予以矫治,匆匆使学生引认为戒、认识和矫正过错的教育行动”。从这必定义可以看出,老师实施教育惩戒是基于“教育目标”,是一种“教育行动”,针对的对象是“违规违纪学生”。老师不能因个人情绪、对学生或家长的好恶等教育之外的因素,实施教育惩戒。

《规矩》还规定,“实施教育惩戒应该符合教育规律,注重育人后果”,“教师对学生实施教育惩戒后,应该注重与学生的沟通和帮扶,对矫正过错的学生及时予以表彰、激励”。这些规定也表明,教育惩戒不是最终目标,而是要到达必定的育人后果,比如让学生认识到过错,并积极矫正过错;教育惩戒也不宜“一惩了之”,还要对被惩戒学生进行后期的沟通和帮扶,尤其是没有及时认识到并矫正过错的学生;而对矫正过错的学生,则要及时予以表彰、激励。一句话,惩戒不能取代教育,用惩罚取代教育,学生记住的也只有惩罚。

因此,学校和教师实施教育惩戒权时,千万别忘却了它的教育目标和育人属性,牢记这一点,是不滥用教育惩戒权的前提。再加上,《规矩》明确了七类不当的教育惩戒行动,包含身材伤害、超限度惩罚、言行凌辱贬损、因个人或者少数人违规违纪行动而惩罚全部学生、因学生个人的学习成就而惩罚学生,等等;还树立了教育惩戒的监视机制,学生、家长的申诉渠道等,如此一来,便可以减少实施教育惩戒的恣意和任性。

惩戒是“硬碰硬”,让学生从表面上遵从于师者威望,而之后的教育,才是触及灵魂、解决深层次问题的要害。因此,实施教育惩戒应该注重教育,保持惩戒与教育并举,惩戒之后,耐烦而过细的教育要及时跟上。只有这样,能力让教育惩戒既有标准,也有温度。

(起源:余姚消息网-余姚日报 编纂:夏丽霞)